最后,故事继续,游戏也刚刚开始。

中年妇女见儿子老金撞门受伤,心疼不已,于是把老金扶进屋。

至于老王,也是跟了进去,李一然笑了笑,招手让身后三个小孩同伴也跟着进去。

眨眼间走进堂屋,却不见中年妇女和老金身影,就只见老王坐在一边。

“咦?你们几个小孩怎么进来了?”说着说着,老王的老脸忽然煞白,双眼圆睁,张开血盆大口,“我要洗头!”

“你什么?”李一然愣了愣,“呃,这么快就进入主题了吗?艹!你抓我做什么?!”

老王诡异的瞬移出现在李一然面前,枯瘦的手掌抓住李一然的小肩膀,力量巨大,几乎将他的肩膀捏碎。

“艹!”李一然额头冒汗,剧痛袭来,顿觉游戏不好玩了,“我退出,若白我退出,艹!……,无相,你们还不过,艹!人呢?!”

李一然转过头,惊骇的发现,身后居然空无一人!

肩膀上痛苦加剧,李一然急中生智,大喊道:“水井!后面有水井!”

瞬间,肩膀一空,老王身影消失。

李一然大喘粗气,好不容易等到肩膀痛苦稍减,刚想去找老金他们。

小女人阳光时尚街拍

突然一个人影凭空出现,砰的一声撞在他身上。

“艹!谁啊?艹!!老王!!!”

“哎呦,艹!老大,是你?!咳咳,别掐别掐,我,我是老,老金!”

闻言,李一然松了松手上力道:“你是老金?你这长相这声音,明明是老王!想骗我……”

“咳咳,等等,我,我真的是老王,咳咳,老,老金!”被李一然压着的短发老头老王急忙辩解道。

李一然心中念头快速转过,眼珠转动,松开手,跳到一边,说道:“ 你是老金,那说几个只有我和他知道的秘密。”

“咳咳咳咳,我真的是,好好,我说我说,有一次有一次,老大你喝醉了唱歌,唱了首很难听的歌,嗯嗯,咳咳,好像是什么,门,什么一群鸭,还有什么六七八,反正很难听的……”

“去你妹的,我唱歌都很好听好吧,那我问你,真的老金背后有个纹身,你说是什么样的纹身?”

“纹身?有个屁的纹身,老大,你又诈我!”

“哈哈,看来是老金了,嗯起来,……,说吧,怎么从一个小孩变成老头的?”

“我咋知道,刚,我被那婆娘扯进来,一下就跑另一屋了,我坐在那,看桌子上有一镜子,脑子一抽,照了下,艹!吓我一大跳,镜子里变成老王了!我再摸自己,真的成老王了!吓得从椅子摔倒,然后,就撞老大你身上了。”

“呵呵,这就有意思,有点噩梦的意思了,若白这手倒玩的挺溜,刚我这边真的老王也发疯了,陆胜他们三个也不见了……”

“不见了?我去!他们人了?老大,不会出事吧,他们?”

“死肯定是死不了的,不过,被吓到估计,艹!又来一个老王!”

只见一个浑身沾满水的面目狰狞的老王突然出现,女子尖锐的声音发出:“你看我,头发,漂亮吗?”

“艹!”小胖子李一然和‘假老王’老金同时大叫道。

“老大,怎么办现在?”

“凉拌!打不过跑不过,老金,回答他!”

“回答他什么啊?”

“你说回答什么,快,他走过来了!”

“好,好吧,……,那,那个老王,你刚说的什么?”

“你看我,头发,漂亮吗?”

“呃,丑爆了,艹!老大快跑,他扑过来了!”

小胖子李一然早已经转身就跑,‘假老王’老金怪叫一声,也跟着跑了出去。

二人一前一后跑出大门,忽然都撞到某物,砰砰,哎呦声响。

“我去!谁啊?”李一然坐在地上看着面前有些面熟的小孩。

“主上!是,是你吗?!”

“你,是?”

“我是一文钱啊,这是陆胜,这是无相,艹!老王?!!”有两颗大门牙的乾文一指着被‘鼻涕虫’陆胜撞到的‘假老王’老金,惊讶道。

“别叫,”小胖子李一然用手擦了擦鼻涕,很快发现肩膀被真老王的捏伤位置居然一点都不痛了,而且更惊讶的发现外面的场景居然也变了,青石板路,天空居然变成了夜空,繁星点点,刚才还大白天的,于是问道,“一文钱,这是哪?你们怎么在这的?”

“我也不知道啊,还有,这里是我老家,你们看里面就是我家房子,艹!对了,后面!咦,没人了怎么?”

“怎么回事?老金,你起来啊,还哼哼什么?”

“老大,我现在是老头,被陆胜一撞,哪都疼,艹!陆胜,你鼻涕蹭我一身!”

李一然懒得理会老金,四处看着,接着询问大门牙乾文一道,“刚才怎么回事?看你吓得脸都白了?哎,你躲什么?”

“等下先,那个,你,你到底是不是主上?”

“我当然是!嗯,无相,他怎么回事?”

脸上有小酒窝的无相镇定的说道:“刚才,是我们进老金家的大门,然后就诡异的出现在这大街上,主上和老金也在,以那小孩形象……”

“不会吧,刚我和老金在屋里的啊,难道?”

“对,应该是若白,把我们和主上分开,再用那两个小孩幻像假扮主上和老金,我们开始一时间没识破。”

“呃,很真吗幻像?”

“还好,当然主上和老金一直没说话……”

“怎么会!我呃咳咳老金一直很唠叨的,你们不觉得奇怪?”

“顾不上奇怪了,前面,不远,就是一文钱的故事幻境重现,还有一文钱年轻时的幻像,我们都注意那边了。”

“哦,是嘛,是不是又出了什么变故?”

“还好,主上和老金冷不丁的变成了老王,追杀我们……”

“艹!这还好?!那,那,艹!!老金他们人呢??”李一然转身过去,发觉,老金、陆胜、乾文一居然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真的是……

回头准备和无相说话,又惊讶的发现无相居然也消失了!!

突然,前方吵闹声越来越大,然后一道强光照来,李一然不由得用手挡住强光。

一阵恍惚之感袭来,接着李一然眼前一暗,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只感觉自己好像躺在地上,动也动不了,进处有不少人说着什么,说话嗡嗡的,也听不清楚。

咦?喉咙怎么感觉有些不舒服,好像有什么东西卡着?

很快,感觉有东西探进了自己喉咙,木头的,是筷子!

接着听见一个男子清晰的声音:

“嗯,是银锭,差不多一两,记上,王姓男子死因,银锭卡喉,窒息而死。”

艹!李一然心中大骂!自己变成了那贪财的老王!还是已经死了的老王!

… …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