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底。

暮春,晚十点。

夜微凉。

“啪!”

一声轻响,秦林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到正在看电视的父母面前,满脸的凝重与严肃。

“嗯哼!”

然而秦林还没来得及开口,老妈柳兰就咳嗽了一声,老爸秦为民虽然没说什么,但同样斜了他一眼。

“呃”

秦林到嘴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小林啊,离高考也就还有两个来月了。”

柳兰手中纳着鞋垫,连头都没抬,淡定地说道。

天气马上要热了,得抓紧时间给爷儿俩做几双舒服点的鞋垫子,否则袜子太薄,走路不舒服,至于秦林,如果再不自觉的话,待会儿让他爸打一顿就好了。

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

“我知道啊?”

秦林诧异。

“知道你还敢过来?”

柳兰抬头瞪了秦林一眼,“什么时候了,还想看电视?心底没点数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想看电视。”

秦林连连摇头,现在的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假的要死。

“主要是我最近有个问题想不通,所以想要问问你们。”

“哦?”

秦为民弹弹烟灰,一脸的诧异。

稀奇了,这懒儿子竟然还能有问题想问?难得!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你们相信这世上有重生吗?”

“重生?”

“对,就是一个人,比如说我。”

秦林手舞足蹈,连连比划着。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回到了十几年前,还带着一大堆未来记忆的那种。甚至你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你一梦十几年,还是真的从十几年后回来了。”

“喔,这个啊,你爸我年轻那会儿也经常这样幻想来着。”

秦为民瞬间被勾起了谈兴。

“那时候我就想着能回到十年前就好了,趁着大家都还小,然后把我们那不是玩意儿的厂长揍一顿,最好打残了,那样的话我说不定后来就能当厂长了。”

秦父一脸地我懂的表情,旋即又变的有些遗憾。

“可惜,老天爷他不给面子!我们厂长都当了十年了,还没有下台的样子,害的我这车间主任也当了十年。从那之后我就知道,这种封建迷信都不靠谱,像你妈那样的……”

“嗯哼。”

秦母柳兰不经意地咳嗽了一声。

“像你妈那样喜欢拜个天尊道长什么的还好,毕竟咱国家也支持信仰自由。但是像你老爸我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就是封建迷信,是必须要受到严重批判的。”

秦为民面色如常,仿佛什么也没感受到一样。

“可是老爸,如果我说我怀疑自己重生了,你信不信?”

秦为民眉毛一挑,古怪瞥了秦林一眼,这儿子今天有猫腻!

“什么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脑子里经常有些奇奇怪怪的场景浮现,感觉像是看到了十八年后!!”

“喔?这样么?”

秦为民从怀里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点燃,猛吸一口,然后语气淡淡地问。

“那么,你把这事告诉我和你妈是想干什么?”

“我发现了一个能让咱家变成有钱人的机会,机不可失!”

秦林搓搓手,只要你现在给我一块钱,我将来就还你一个亿。

秦为民捏着香烟的手背上青筋凸了起来。

他轻轻放下手中的香烟,在一个铁皮盒子做的烟灰缸里碾了碾。眼光开始四下扫描,打算找找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

“你是不是还想说就是缺一点本钱?”

“咦,老爸你怎么知道?那个,果然不愧是我老爸,厉害啊!”

原本打算顺势拍两下马屁的秦林心底咯噔一下,这气氛有点不对劲啊?

不妙,要遭!

一股强烈的求生欲立马涌上心头!

“那个,我说我是说着玩的您信吗?”

秦林干咳两声,脸上堆出笑容道。

“你说呢?”

发现实在找不到趁手的家伙,秦为民索性便不找了。

用手虽然会有些疼,但是凑合一下也是可以的。

“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整天不好好学习,老是研究些邪门歪道来骗你老子的钱,你爹我辛辛苦苦挣点钱容易吗?”

秦为民猛然站了起来,那张因为常年做工而锻炼地极为结实的粗糙大手,狠狠地拍在了秦林的脑袋上,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那架势仿佛在拍一只熟透了的西瓜,砰砰作响!

“是该打,今天回来之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有些不对劲,该不会是跟隔壁李婶家的那个不学好的混混儿子一样搞什么早恋,谈女朋友了吧?”

手上戴着顶针正给鞋垫修边的老妈头也不抬,淡定地补了一刀。

“是不是打算骗点钱给人小女生送礼物?还是要去看电影?这可不行,马上就要高考了的人了,多少要懂点数,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他爸,使劲打!”

秦母柳兰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人,不懂那么多大道理,眼光也未必比那些街长里短的大妈们强。

但是有一点却是她多年来始终坚信不疑的,儿子不听话耍滑头了,那多半是惯得,让他爸打两顿就好了,如果还是不行,那就是打轻了。

于是,得到支持的秦父巴掌声更加响亮了。

秦林只能抱头蹲在地上,一脸的无语。

“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相信了!”

“啪啪啪啪……”

……

让家里加速奔小康的伟大挣钱计划破产了!

在试图以一种类似玩笑的方式向父母透露自己重生的事情失败了之后,秦林终于打消了将这个事实告知父母的念头。

实在是这事太过神奇,若非真实地发生在他自己身上,否则就是秦林本人也是打死不相信的,更何况是他那受了半辈子无产阶级思想教育的父母呢。

再加上高考在即,在当前的秦父秦母眼里,一切跟高考无关的事情,都是秦林不好好学习为了偷懒而搞出来的借口,都是必须坚决地予以镇压的邪门歪道。

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秦林一脸的郁闷,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思索着第一桶金计划失败的后续办法。

而就在这短短的呼吸之间,原本在父母面前显得极为跳脱的少年人,就像是瞬间长大了数十岁一般,整个人都显得冷静成熟了许多。

那双原本独属于少年人的灵动眼眸之中,本来应该充盈着青春的冲动和稚气,却在瞬间被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取代。

像是饱经了岁月的沧桑,又像是看透了生命的本质。

总之,那是一种只有在漫长时光中才能磨砺出的眼神,绝不是一个正常少年人该拥有的。

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镜子中那个年轻到过分的少年人的脸,秦林眼神有些恍惚。

干净利落的小平头,没有人到中年的秃顶和杂乱,下巴上稀疏的泛着青色的绒毛,不像十几年后那么粗糙,一日不刮便扎手的紧,根本不能出去见人。

再加上那张熟悉的稚嫩面庞,完没有半点油腻黯淡的样子,充满青春的活力。

这一切的一切,无不昭示着一个到现在秦林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事实,他真的重生了!

低头摸摸自己那消失了的啤酒肚,感受着块块结实的腹肌,秦林嘴角渐渐微扬。

“不过,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