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亚戈脑海里浮现各种“报复”队长弗里森的想法时,弗里森迎着亚戈满是怨念的眼神干笑道:

“阿莱娜希娅在半年前就已经完消化了魔药,掌握了修道徒的能力,已经过去了半年,我认为她很稳定,可以尝试考核了。”

因为自己的状况,对于晋升这件事有相当程度关注的亚戈,被他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

他之前听过。

对于魔药,荆棘树方面告知他的解释是,“序列”的能力是来自蔷薇女神的启示。

这种“启示”,是一种接近于“知识”这个概念的力量。

知识,就是力量。

但是这份“启示”,在山德尔大叔给他讲述的隐秘神话中,对比各种超凡生物,人类并不是什么优秀的种族很难理解这份“启示”,无法快速吸收和理解这份珍贵的“知识。”。

服用魔药实际上是一种低劣的手段。

先囫囵吞枣地把这份“启示”吞下肚子,以身体作为容器盛装,再慢慢消化。

但是,这样会有一种后果,就是这些“启示”如果无法完消化掉的话,就会累积下来,也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对自身造成各种影响。

“偏移”、“失控”就是不良的变化。

唯美写真搔首弄姿

无法完消化这些“知识”、这些“启示”的情况下贸然再服用下个序列的魔药,与原本残留未消化的部分累积在一起,互相作用之下,就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更容易偏移、更容易失控,更容易疯狂。

所以,在完确认自身已经消化完毕之前,服用下一阶段的魔药是找死行为。

先不论亚戈对于这个说法多少可信成分的怀疑,是否完消化,虽然自己能够意识到,但是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在其他的教会中,在服用者宣称自己消化完毕之后,会有一到三年左右的考察期,如果没有出现问题,在去往上级教区或者上级教区的非凡者来进行最终考核后,才可以服用下一阶段的魔药进行晋升。

而这一点,并不适用于荆棘树。

按照队长弗里森所说,贵族途径,也就是骑士途径对于生命的气息极其敏感,能够通过血液来判断是否有未消化的“启示”残留,甚至判断出对应途径乃至精准定位到对应的序列。

所以,荆棘树只需要半年左右的考察期,比起其他教会要快多了。

也就是说……

阿莱娜希娅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完消化了“修道徒”的魔药,掌握了相应的能力?

虽然说亚戈自己的赌徒的序列能力也完消化了,但是对于自己是如何消化的,他也不知道。

对照一下自己守墓人的消化进程,他这一个月就没有消化多少,估计一年可能也很难做到完消化。

“好了,都走吧。”

成功地转移了话题之后,弗里森便催促众人离开,包括亚戈,似乎是不想让人打扰对阿莱娜希娅的考核。

亚戈也跟着其他人一起乖乖地离开了。

……

而在他们离开之时,房间之中,莎莉琳右腿抬起,跨在了左腿上,右手撑在桌子上,以略微有些慵懒的姿态,注视着神情忐忑的阿莱娜希娅,那对棕色的瞳孔逐渐流转出幽绿,笑道:

“你应该认识我吧?弗里森应该和你说过。”

“是的,司铎阁下,我从队长那里听说过。”

阿莱娜希娅有些拘谨。

“先说好,虽然名义上弗里森是我的侄子,但是姐姐的年龄比我要大不少,而我和他的年龄差距并不大。”

并没有进入正题,莎莉琳语调从慵懒地聊起了家常:

“每个女人……”

似乎想起了什么,她修正道:

“每个女性都会在意自己的年龄。”

阿莱娜希娅张了张口,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

看着她局促的样子,莎莉琳慵懒的面容上的笑意少了些许:

“我还以为是只小野猫,结果是只温和的小猫咪吗?”

似乎失去了兴致,她转向了正题,那幽绿色的眸子颜色再度变深,幽蓝的星点伴随着深绿涌出:

“放出你的灵雾。”

“好、好的。”

拘谨的阿莱娜希娅释放出了自己的灵雾。

略显幽蓝色的雾气从阿莱娜希娅的身躯中涌出,洋溢着浓郁的生命气息。

……

而亚戈在走出女神之右房间后,便一路走出了祈祷室,带着亚尔夫译本走出了绅士俱乐部。

虽然他实在想不起来那位莎莉琳小姐给原主人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让原主害怕到记忆都模糊了,但他真的不是因为这个才跑路的。

也不是因为担心他和原主并不是一个人这件事暴露而会露出马脚。

毕竟最亲近的家人,艾尔莎她们都没有看出来。

不,应该说还是有担心的。

因为,那是个比队长弗里森还好高序列的非凡者。

队长弗里森应该是序列7,那么比他还高的,应该就是至少序列6或者以上了。

面对高序列的非凡者,他还是很担心的。

尤其是骑士途径的非凡者对于生命气息相当敏感,能够通过血液辨认出未消化的“启示”这一点。

不过就这样走出来会不会显得有点心虚?

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就用男女关系搪塞做借口就好了。

为了安,加个buff保平安吧——

亚戈习惯性地抛起一枚硬币做预备,然而结果……

幸运检定=78…..

幸运检定=62/50

“……”亚戈有些无语,但是,俗话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硬币落下,并没有被他成功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而是砸在了他的指甲上。

看着一路滚出去的硬币,亚戈叹了口气,走了过去,将硬币捡拾起来。

但是,在他伸出手要将硬币捡起的时候,一只手掌先一步伸出,将硬币捡起,递到他的眼前。

“非常感谢。”

亚戈下意识地礼貌道谢,但是,当他抬起头时,进入眼帘的,赫然是一脸笑意的莎莉琳:

“准备去哪?亲爱的法斯特先生~”

还残留在身体里的,本能的反应促使下,亚戈绷直了身体:

“图书馆、去图书馆。”

亚戈抬起自己左手拿着的亚尔夫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