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o8章 惩罚卓易

卓易彻底的露出了真面目,又将自己的父亲搬出来压人。

若说卓枫出了爷爷,也就算对这个二叔还算尊重。

卓易就看准了这一点,出言威胁。

6南辛呵呵一笑,“你无耻的样子,真让我刮目相看!”

忽然感觉腰上一紧,自己被卓枫往后拉了一下护在怀里。

只见卓枫手腕一震,鞭子一下甩了出去。

啪的一声,那鞭子直抽到卓易的嘴上。

“啊——”

卓易捂着嘴一声惨叫,“你……你……”

嘴里疼的说话都含糊不轻,坐在沙上直哼哼。

马凤娇心疼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卓枫!你还真敢动手啊你,你看把你弟弟打的!”

西瓜与女孩

6南辛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这出手太快了,完让人猝不及防。

卓枫冷冷言道,“他嘴巴不干净,该打!”

“打人还不打脸呢,你这让阿易怎么出去见人?”马凤娇哭嗷的嚷道。

卓易捂着脸的样子,哪里还有商界新秀的气质威严,疼的面部狰狞,狼狈不堪。

卓枫的手腕再一抖动。

马凤娇眼尖,急忙挡在卓易的前面。

“你敢!没完了是吧?好啊,卓大署长,那就连我一起打!”

卓枫语气凉凉,“也可以!”

马凤娇不敢置信,“你疯了啊你?我是你的二婶!你敢打我?好啊,你来呀,打我啊!”

说着,站了起来,冲着卓枫就过来了。

趁着马凤娇起身之际,卓枫又一次甩开鞭子。

这一下,抽到了卓易的后背上。

登时,那名贵的西服,瞬间爆开,有一种皮开肉绽的错觉。

“啊——”马凤娇才反应过来,急忙喊道,“别打了,别打了!爸,您快管管卓枫,您真的就看着他把卓易打死吗?”

卓光远闭上眼睛,沉了一口气。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马凤娇刚要说什么,第三鞭子猝不及防的擦着她的身边而过。

狠厉的落在了卓易的大腿上。

“啊——”卓易又是一声哀嚎。

再看那西裤也已经破了开去。

三鞭子下去,卓易已经站不起来,狼狈的栽在沙上。

马凤娇抹着眼泪,再也不说什么了。

卓枫将鞭子扔在卓易的面前,“这算是你大嫂送你的见面礼,你好好收着,如果还有下次,就不是这么轻易放了你了!”

卓易愤恨的啐了一口,唾沫星子里多带着血丝。

狠狠的言道,“卓枫,我记下了!妈,我们走……”

马凤娇知道这里没有一个人会帮她们母子的,扶着卓易走了出去。

卓光远吩咐道,“叫医生过去给二少爷看看!”

“是!”

6南辛看着卓易一瘸一拐的走出去,心里一阵唏嘘。

虽然还心有余悸,可看到卓易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却并没有觉得心里有多痛快。

转过身去,冲着卓老爷子鞠了一躬。

“对不起,爷爷,让您为难了!”

卓光远慢慢坐下,却是赞赏的点了点头。

“囡囡啊,来,坐下!”

“爷爷……”

6南辛本以为老爷子会生气。

毕竟,她利用爷爷的刚直不阿,说一不二,来给卓易下了套。

卓光远言道,“做措施,就要付出代价,这是成年人世界里的生存法则,谁都应该遵守!”

话是这么说,可事情过后,却又觉得刚刚自己是否有些咄咄逼人了。

通常,善良的人总会有遮掩的困扰。

明明是自己受了委屈,可是比如今天这种情况,打了卓易是报仇了,可看到爷爷时,有免不得内疚。

卓枫坐到了6南辛的身边,却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在这方面,卓枫向来都很有分寸。

尤其对6南辛时,更是会刻意去克制一些。

安慰言道,“你不必自责,本来就是卓易的错,而且这是卓家的家规,抽了三鞭子而已,死不了!”

6南辛轻轻一叹,也不再说什么。

说多了,反倒显得她过于矫情,有种兔死狐悲的假惺惺之态。

的确,卓易犯的错就是应该受到惩罚,6南辛别扭并非是对他有所同情和怜悯,只是觉得这件事的处理方法,她还是过于冲动了。

毕竟,现在不同了。

她不希望卓易因为自己的原因,和兄弟反目。

卓光远言道,“囡囡,事情过去了,就不要纠结了,刚刚阿枫说,你有事不能去今晚的宴会?”

“啊?”6南辛一怔。

老爷子着话锋转的有点儿快啊。

“也不是,我也没什么大事……”

卓光远一听,怨怪的瞪了卓枫一眼,“你瞧瞧,囡囡都说没事了,这样,你去楼上选一套礼服,总不能穿着这一身衣服去。”

“楼,楼上?”6南辛讶然。

这宅子是卓爷爷的住所,怎么会有她能穿的礼服呢?

卓光远笑眯眯言道,“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6南辛迟疑着,被一个走过来引领她的佣人上了楼。

推开一扇门,6南辛完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哪里是个更衣间,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礼服博物馆啊。

卓爷爷果然不愧为时尚达人,这简直是大师级别!

佣人礼貌的微笑,介绍道,“6小姐,您这边请,老爷子交代了,这里的礼服,您可以随意挑选,总会有满意的!”

“谢谢!”

6南辛一路走下来,看的眼花缭乱。

这些高贵奢华的礼服,是她从未在市面上见过的样子。

“这……太贵重了吧,出去的话,太可惜了!”

“老爷子猜到了您不好意思挑选,所以让我转告给您,衣服就是需要人来穿的,让您不用顾虑。”

6南辛不禁感慨,“爷爷那是有钱,任性!”

说完,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佣人也觉得这个未来的大少奶奶很有意思,顿觉有一种亲切感觉。

毕竟是老爷子看上的孙媳妇人选,那自然是错不了的。

楼下,祖孙二人坐在沙上。

卓光远极为满意的言道,“臭小子,眼光不错!”

卓枫看着爷爷满意的样子,心里却有些不忍。

其实他知道,爷爷会喜欢6南辛。

只是,没想到一下子会这么投缘,如果爷爷知道这不过是在做戏,应该会很失望吧。

“爷爷,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