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无论是三位暗杀者,还是索尔兹,都没有发现,另一个身影正尾随着他们。

   亚戈默默地注视着几人之间的战斗。

   虽然他能够轻易地杀掉这几个低序列的非凡者,解决掉这些提灯兄弟会的成员,但是,如果这么做,他就得不到这些提灯兄弟会成员会来到这个伐木小镇的理由了。

   那一次尝试窥探提灯兄弟会成员记忆后被那疑似洞察之父的强大存在差点杀掉之后,他再也没有窥探提灯兄弟会成员记忆的想法。

   “嫌疑人”的能力,也让他有了些联想,中序列,高序列的时候,嫌疑人的能力会产生什么变化?

   从记忆中窥探对方,就会被对方察觉,从而发动攻击?

   这是亚戈的猜想,也是他之所以不再去窥探提灯兄弟会成员记忆的原因。

   他就这样默默地以窥探者的能力,追踪着这雾中骑士小队队长,那个叫做索尔兹的男人的身影,看着对方从一处角落的开口离开教堂,看着那三个暗杀者从另一个方向借助阴影隐去身形——

   虽然他们三个也和索尔兹一样,在窥探者的能力之下,在亚戈的眼中无法隐去身形。

   脚步略微停顿,亚戈视线在那三个暗杀者身上微微停留,随即选择了索尔兹,跟了上去。

   索尔兹循着一处隐蔽的,或者说看上去像是角落的位置冲去。

   这里平时虽然堆放着一些杂物,包括打扫教堂的清洁工具等,基本上只有打扫时才会来到这里,而且,只会在靠近外围的位置拿取工具。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但是,索尔兹知道,这角落的最深处,有一扇与院子位置的草丛相连的低矮木门——

   以他从一位老信徒的口中了解到的信息来说,貌似这个开口,是教堂一次翻新修缮时,几个想要偷懒的工匠,不想特意绕一大圈来院子,特意凿开的,他们还特意用一块和墙体颜色近似的挡板作掩饰,事后修缮工作完成,他们把那挡板做成了木门,还在外面结束种了几株灌木挡住。

   而那位老信徒,就是其中一位工匠的儿子。

   索尔兹原本只是把这当成趣谈,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用上。

   自嘲一声之后,踏入幽暗角落的他,熟门熟路地来到角落蹲下,在灌木的阻滞下,推开了那扇不到他大腿高的小木门,钻了出去。

   动作迅速地合上木门之后,索尔兹快速向着自己房间窗户的位置冲去。

   那三个暗杀者只要没有跟着自己,没有进入自己的房间,那么,他们需要绕好一大圈才能进入院子。

   “还真是会玩。”

   使用了稻草人能力,从墙体间的概率之线中挤出的亚戈,扫了一眼几株灌木后合上的木门,再度向着索尔兹追踪过去。

   很快,他便看到索尔兹的动作迅速但有些生疏地拉开了不远处一个房间的窗户,翻了进去。

   地下据点的入口在那房间里面吗,还是有陷阱之类的东西,能够坑杀追杀的人?

   虽然不知道索尔兹要干什么,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换位思考,无非就是逃跑离开或者进入收容据点,借助神秘物对付敌人了。

   有陷阱能够坑杀追杀者的可能性倒是比较小,除非现场布置,不然亚戈根本不觉得哪个教堂据点会这样设置。

   将索尔兹进入的房间认作是通往收容据点的地下室的亚戈,动作迅速地来到了窗前。

   但是,随后,亚戈便看到,索尔兹并没有走向什么暗门,而是来到床边拿起了一盏提灯。

   这是个普通的房间,那提灯,是什么神秘物?

   但在亚戈如此想到的时候,他却忽然一愣。

   他的怪盗感应,他试图通过感应概率之线歪曲幅度来判断神秘物的等级时,却愕然发现,自己的怪盗感应中,这盏提灯根本没有和外界的事物有任何的相连之处。

   甚至,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眼睛就这样盯着那盏提灯,他甚至都不知道那里有个提灯。

   这种诡异的状况,让他一惊。

   因为

   看门人面具、黑壳音乐盒、艾尔莎给的银钥匙、那个无法使用的影法师面具、之前得到的银色手链,还有那失落之书,都是类似的状况!

   这盏提灯,赫然是与他之前拿到的几样物品一样的东西!

   是所谓的“校准器”还是和看门人面具一样的“工具”?

   提灯兄弟会的人来这里的原因就是这个?

   一瞬间,亚戈的脑海中闪过数道思绪。

   拿走。

   没有任何犹疑,亚戈就做出了决定。

   还有这个索尔兹,他需要对方的记忆!对方是怎么拿到这盏提灯的,对方对于这盏提灯又知道多少?

   刹那间做出决定,确定了自己目的的亚戈,身形一闪——

   被他以存在外衣的形式披上的纳尔森,身体各方面强度虽然都不如他本身,主属性强在意志和感知上,但是,在敏捷和力量方面,也有二十点左右的程度,超过了一般人的身体极限。

   在路人、无名骑士、观察者和窥探者四种能力的共同作用下,亚戈翻入窗户的动作完被索尔兹忽略掉,直到亚戈来到他身后,索尔兹也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而亚戈的动作也没有任何迟滞——

   手比成刀,重重一击砸在了他的脑后。

   非凡者的身体素质和一般人不一样,正常人受到他这样一击,颈部骨骼都要碎个干净,但是,索尔兹甚至在受到一记重击之后,都没有立刻晕过去,让亚戈不得不立刻补上第二击。

   但索尔兹倒下之后,他立刻用无名骑士的能力包裹因为昏厥重新显露身形的索尔兹还有提灯,带着他们翻出窗外。

   先离开这里。

   虽然他有心释放一具稻草人来监视这群提灯兄弟会成员的行动,但是,在灵潮期,他的稻草人也会因为卷动灵雾也显现出行动轨迹。

   离开后换一件存在外衣,把纳尔森再派回来监视?

   转瞬间做出决定后,亚戈也不在迟疑,立刻沿着院子边缘处离开了教堂。

   带着索尔兹和提灯,亚戈离开了教堂附近,甚至直接离开了伐木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