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对十,这个局面是叶谦自找的,而且在飞豹这群人看来,别说十个自己这样的特种战士,就算是一个,那也不是叶谦这种小白脸能对抗的。.23txt.

毕竟飞豹名声在外,说是个个身经百战那都不为过的。

一个个摩拳擦掌,此刻的飞豹战队第二小分队那就如同的脱缰野马一样。再加上有了秦川的认可,他们是一个个脸上带着必胜的笑容,似乎不出手还好,一出手就要将叶谦往死里面整的模样。

此刻的蓝采儿反倒是一脸轻松,甚至是讥笑,随意找了的地方坐下来,摇摆着双腿,坐等看这些飞豹战队是如何的自取其辱。

而秦川和也拿这场战斗开起了玩笑。

“头儿,你说李平这帮家伙能够扛得住叶谦这个变态多久?一分钟,两分钟?”

秦川随即白了一眼,不客气道:“还一分钟两分钟呢,能够扛过三十秒我就算他们牛逼。”

坏坏的笑道:“头儿,再怎么说飞豹也是你亲手带出来的部队,你怎么能够对自己的下属这么没信心呢?”

“信心?”秦川没好气道:“信心那是相对于实力而言的。别说是飞豹这帮普通人,我曾经见过叶谦这小子灭杀十大龙象境界,都没过三十秒。”

秦川越说越激动道:“那是十个龙象境界,那可不是十个蚂蚱,眼看着一颗颗血淋淋的脑袋片刻之间滚满一地,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

提起天空之城外的那场战斗,秦川到如今都是心有余悸,浑身的颤抖。

而呢,只能是目瞪口呆的听着,顺便脑补一下当时的画面。虽然极其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这件事情从秦川口中说出来,那绝对是假不了的。

长发美女蕾丝白裙丁香花下玩耍嬉戏写真图片

顿时,在的眼中,叶谦的恐怖程度再次上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再看另一边,飞豹战队是一股脑的将叶谦围在当中,现在他们也管不了什么江湖道义了,一群人心中的想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整死叶谦。

李平这个队长自然领头,呵斥了一声道:“弟兄们,还等什么呢,二等功在向咱们招手呢?咱飞豹建军以来还没怵过谁,大家伙一起上,娘的!”

李平带头,飞豹十人组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瞬间向前冲,这种群架也没啥套路可言了,就是拳脚相加。

而这帮子人在特战队里面算是战力不错的,不过摆在叶谦面前,那度比蜗牛还慢,根本就不够看的。

叶谦只是冷笑了一声,一伸手,将手中未抽完的烟头丢在空中。

紧接着,只不过一瞬间的时间,以叶谦为圆心,这总统套房内的一角炸开一道美丽的弧线。

秦川见状只是哎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捂住自己的眼睛,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

而摇晃着酒杯,整个一个目瞪口呆。

秦川和那都是武者,但就算这两人眼睛都不眨一下也没看清楚叶谦到底是如何出手的。

而且更要命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感觉到任何的真气波动,也就是说叶谦连内劲都没用,就光凭着招数和强悍的身体,一秒钟的时间直接将虎狼之师的飞豹战队给干爬了。

飞豹战队十人组更是一个个头晕目眩的,只感觉自己是中招了,但是到底是怎么中招的没人知道。

十个精壮大汉,飞出去五个,还有五个躺在地上感觉身上一阵阵疼痛,不过军人的素质让他们并没有哀嚎喊叫出来,只是不住的在打滚而已。

再看叶谦,纹丝不动,依旧是一脸洒然的笑意,伸手接住刚刚被自己丢向天空的烟头,小心翼翼的弹掉上面的烟灰,叶谦朝着不远处的蓝采儿轻轻的做了一个ok的手势:“小case,搞定!”

蓝采儿则是嫣然一笑,笑得很甜,很美。

虽然对手不强,甚至很弱,但蓝采儿依旧是痴迷的看着叶谦,似乎就喜欢他这副模样。

不过这群飞豹战队的家伙,到底是军人做派,十分硬朗。

李平虽然到现在还感觉到一阵阵目眩,不知道生了什么,但还是咬着牙,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

其他人不管是飞出去的还是没有飞出去的,也都一个一个站了起来。

不过这十人组再次望向叶谦的目光可就完变了。

不说是敬畏,至少是服气,而且不少人眼中还有点小小的害怕。

这种害怕来源于未知,毕竟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打败的,基于这种不知道,不管是谁内心深处都会有不少恐惧的。

叶谦的目光再次望向李平,调侃道:“李平同志,二等功这种东西可不是这么好拿的,你当你们教官是傻的吗,会无缘无故的给你们这样的好处。”

说着叶谦掐灭手中的烟蒂,抬头,眼神继续瞟向李平:“好了,战斗已经结束了,该考验的你们也考验了,该了解的你们也了解了。怎么样,接下来临海的任务我当你们的头儿,你们应该没有人有异议了吧?”

李平猛的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却又将话给吞了下去。

毕竟自己十个打人家一个还被秒杀了,还有什么脸面提出异议啊?

这一役对于李平,对于骄傲的飞豹战队来说,那简直是史上最惨烈的一次失败和教训。

李平以及飞豹战队的人都是低着头,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一句话都不说,反倒是秦川这个时候站出来给他们打了一个圆场。

“行了李平,你们一个个也不用这么丧气。叶谦这小子就是个变态,就算我,你们的教官在他手底下也走不过一招。你们要是还不服气,大可以叫你们心目中的神话叶天明来试一试,我保证,他的下场比你们好不到哪里去!”

秦川的话是掷地有声,看似是在指责李平,其实不过是给飞豹战队一个台阶下而已。

说话之间,秦川的脸色再次严厉了起来,道:“好了,飞豹战队,第二小分队所有……”

瞬间还在赌气当中的飞豹十人组立刻集合起来,再次以整齐的姿态站在了秦川的面前:“听候总教官指示……”

秦川这才满意的笑道:“行了,你们现在已经不归我管了。叶谦叶少才是你们的顶头上司,你们现在还有异议吗?”

“没有,没有,没有!”

秦川回过头来,眼神再次望向叶谦道:“叶谦小子,怎么样,对于这支部队还算满意吗?”

叶谦嘿嘿坏笑道:“满意,十分满意!”

就在秦川和叶谦这两头狐狸相视一笑,各自准备祝贺合作愉快的时候,猛的起身,囔囔道。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大男人这么叽叽哇哇,磨磨蹭蹭的有意思吗?我可是跟着你们走了一天了,连顿饱饭都没吃上。现在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咱们是不是也该找个地吃饭去了!”

叶谦和秦川同时哈哈大笑了一声。

尤其是叶谦,指着的鼻尖就道:“军哥,没想到你还是个吃货。”

“行吧,临海怎么说也是我的地界,今天晚上我做东,大家一起去金玉满堂喝一杯庆功酒!”

听叶谦这么说,是一屁股从沙上坐了起来:“妈蛋,等的就是你小子这句话。你小子的金玉满堂现在在临海可是红红火火啊,一顿饭都是几万十几万的价格。今天要不让你小子出点血,都对不起老子这牙口!”

见这副插科打诨的模样,不管是秦川还是飞豹战队,那都是忍俊不禁了起来。

不过就在大伙都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准备去享受五星级大餐的时候,叶谦的手机好死不死的忽然在这个时候响动了起来。

见状,立马泄气道:“得,煮熟的大餐看起来又要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