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只有发现新事物才会让他们感到喜悦:这份喜悦并不是情绪,而是世界对文明的反馈——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反馈,他们都会感到愉悦……

普通人即使再怎么天才,也是感受不到的,唯有她们这种无心者,才有这个荣幸。

对大部分研究型施法者来说,这确实是荣幸,但无论是神明恶魔魔鬼或者万灵还是什么其它的,都觉得,世界早晚会毁在这些没人性的混蛋手里。

在西方世界的大灾难传说中,有八成都是这些混蛋的研究出了问题,要么是召到了世界抵抗不了的敌人甚至毁灭者,要么就是搞出了什么世界承受不住的技术……

受到次元入侵绝大多数也都是这些家伙滥用空间坐标造成的世界坐标泄露。

本来玛拉是科技侧的,又是研究超级战士的,造成的危害可能还没有那么大,现在黛西把她推向神秘,那就真的只有天知道她能捅出多大的篓子了。

不过黛西的研究室,设备是凯文制造,使用的计算力都是量子网络计算,这隔行如隔山,玛拉可搞不懂量子计算机。

这么一来,只要玛拉使用计算机,凯文就能知道这女人都在搞些什么。

无论是生物学还是死灵相关的能量学,都是需要巨大计算力的学科,实际上任何学科只要巨型化,微型化,需要的计算力都及其惊人,使用过速度畅爽的超算之后,没有任何科学家可以再回头去忍受普通计算机……组。

能把脑子当超算用的,凯文这几辈子合起来也只见过两个,他不认为玛拉姓理查斯,或者有斯塔克家族血统。

至于他自己,过去他脑子里是真有超算,现在虽然不在脑子里,但是……好像升级到灵魂里了,反正他在其他的地方找不到无限宝石的痕迹。

把玛拉母女都安排好了,凯文心情不爽又散了一波坑人的阴谋论,把市民被导弹袭击而转移的目光又重新聚集到议会身上,这次还牵扯到了军方,随后他就打算离家出走。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主要是骑士鲍勃自从去了旧金山,就一直没回来,倒是有信儿说他过的不错,人生充实,但是阿迪丽跟着他呢,还有九大爷,凯文不亲眼看看,总觉的这几个货会惹出大事儿来。

但他现在也算是贵人事忙了,资源回收公司正式开工了,有很多字要他签,因为fbi第十七局的问题,国内的调查组织对公会加紧了渗透,还试图控制猎魔人们的行为模式和方向,这方面也需要凯文亲自把关。

毕竟现在工会还是初创,除了他也没有人知道方向是什么。

比如现在,公会就出了点奇怪的事儿。

公会的任务系统,除了信息之外,一般并不提供其他帮助,而且所有的任务,来源基本是两个。

一个是警局的悬赏,警察局会针对一些凶犯做通缉令,也会针对某些案件发布情报的悬赏,这些都被整合起来,被任务系统发放。

当然,这也不可能是警局的部悬赏,只是公开的部分,实际上京剧内部还有一个奖金榜,是针对警探们的,他们破案的快慢,不但干系到奖金,偶尔还会有来自个人的捐赠奖励。

这个榜单涉及的只是对警察的一个业务评估,很多时候和公会并不相干,所以任务系统自然就把这方面的消息排除了。

另外一个,就是从各个古董店或者侦探事务所提交上来的,出资人大部分都是个人的悬赏,这里面的含金量就大了,绝大部分都真的是需要作驱魔,很考验个人能力,收入却没有做官方悬赏那么好,也并不稳定。

危险性其实都不确定的,因为个人雇主提供的情报,完都不专业,和事实很多时候相去甚远,所以接个人委托,有的时候是属于赌博。

但是对个人业务能力的提升,是立竿见影,现在公会内部那些好事者排出来的名猎人,都是长期在个人业务上出类拔萃的。

也正是这样的任务来源,让很多人找到了机会:或者说自以为找到了机会。

在古董店刚刚被确认可以向公会提交任务委托的时候,就有职能部门在公会里委托了很多政争事件,包括打探竞争对手的情报,暗杀,偷盗机密,运货等等等等。

而凯文并未阻止这种行为,这些乌烟瘴气的任务在任务系统里一直都有,也有很多人去完成——对他们来说,这些任务他们做得很熟,干起来并不难,挣得却要比其他任务多,危险性也小。

甚至对豪鬼阿尔杰农·柯温斯顿的暗杀悬赏,一直就在那挂着,高达两千五百万,可是一直没人接。

还有对凯文的暗杀委托,而且已经被接取了,他一直在等,但是这个接了任务的家伙,到现在杳无音信,似乎人间蒸发了,他连根毛都没等到。

偏偏暗杀任务被接取后有一个长达一年的完成期,这个期限不过去,单纯的找不到杀手了,是不能判定任务失效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杀手要靠什么阴谋诡计完成任务。

没准就是和目标结婚,364天都在目标睡着之后,在心脏上摞硬币,然后在第365天的时候,目标就会因为醉酒之后心脏骤停而死亡……(注)

现在这段时间,关于本地议员的任务就格外的多——官员和政府服务人员,其实还可以,因为这些干事的,无论如何是缺不得的。

议员们是官,政府雇员们,包括市长在内,都是吏,只不过在联邦,吏的地位并不比官低就是了。

所以议员们贪污受贿,证据总是很好找——找证据的都是吏啊,可是政府雇员们如果中饱私囊那就很麻烦了,他们精通所有环节,总是做得滴水不漏,然后把锅甩给某个议员,一甩一个准儿。

除了市长副市长这样还要兼职州议员的特殊位置之外,这么多年,都少有政府雇员被道德署逮到。

所以这一次,那位被自杀的特洛伊特官员,可是给道德署递上一把好刀,偏偏副市长受袭,这把刀是开了锋了,然后又有(我们要说又)特别行动局探员被袭击,这把刀现在不但开了锋,还被淬了毒,见血封喉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