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那交织在一起的两个人的笑声,落清欣也是忽然抬头,等着帝君和人王的身影靠近了,她的右手忽然抬起,然后伸出食指指向帝君道:“你终于肯显身了!”

帝君和人王在我身前落下,人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李念桦,只是笑了笑没吭声。

帝君没有看我,而是直接对着落清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这么恨我?”

落清欣笑了笑道:“我不该恨你,你当初是如何对我的?”

此时的帝君身着一袭白色长袍,长发飘在身后,好不英俊,他微微一笑,然后缓缓走到落清欣的旁边,竟然用一只手托住落清欣的下巴道:“我当初待你如何了?”

这帝君竟然去调息落清欣?

难不成她和帝君之间有一腿?

正当我想这些的时候,落清欣忽然伸手推开帝君道:“滚,拿开你的脏手!”

帝君也不生气,“哈哈”一笑转身向我这边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我,又去看我身后的李念桦。

然后对我说道:“圣尊,你的造化可是让我羡慕啊,按照你这样的进步速度,再过不了几年,这灵异分局的第一把交椅,我就应该让给你来坐了。”

我拱手道:“帝君言重了。”

我和帝君关系并不睦,若是没有人王,那帝君怕是早就杀了我不知道多少次了。

夏の吃零食可爱萌少女图片

帝君继续说:“你也不用谦虚,这些年你的进步也是有目共睹的,你跨入灵异界也不过十来年的功夫,实在是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啊。”

帝君来这边和我说话,直接不理落清欣了,那落清欣竟然也没有立刻发怒。

等着帝君和我说了几句话了,她才“哼”了一声道:“帝君、人王,你们这次亲自来是为了帮李初一的,还是也为了那盘古之力来的?”

人王刘葑祎这才说话:“落清欣,我劝你还是放弃盘古神力的抢夺吧,说实话,李初一有盘古灵祭,盘古神力待在他身边最合适不过了,你若是强行抢夺,搞不好还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李初一现在是灵异分局的三元老之一,我、帝君,还有圣尊,我们三个人相互照应,其中一个有难,另外两个必须前去驰援,为的就是保护维持灵异界的正常秩序,以及天道的稳定。”

“如果今天你要在这里对李初一出手的话,我和帝君就只能一起出手对付你了。”

“你虽然是化生之神的实力,可帝君有天道之力可以完克你,而我虽然不会天道之力,可我是人王,我也有办法在这个世界去克制神的力量,更何况你是以一敌二,你绝对讨不到任何的便宜。”

我立刻道:“不是以一敌二,而是以一敌三,我身为灵异分局的三元老之一,怎么会袖手旁观呢?”

落清欣气的伸出手指,指向我道:“李初一,现在帝君就在我面前,我要你帮助我对付他,如果你愿意,那我可以放弃盘古神力。”

对付帝君?

这事儿也是我答应过落清欣的,可帝君和人王这次也算是过来帮我的,我真的要倒打一耙吗?

绝对不行!

见我不动弹,落清欣又道:“李初一,难道你要反悔吗?”

我想了一下就道:“要说到反悔,也是你先反悔的,你让我对付帝君,可条件就是你要一直保护我,可你呢,如果不是帝君和人王这个时候出现,你怕是就要对我下杀手了吧,而且你还用我的妻女,以及翎姬来威胁我,这样的人,我是不会和其合作的。”

落清欣怒道:“你,你……”

她连说了两个“你”字忽然没有下文了。

而我这边则是继续说:“不过你的确救过我很多次,而且还在翎姬的事儿上帮了我大忙,我的确欠了你很多的人情,这些人情我是肯定要还的,你不是要对付帝君吗?我个人和帝君也有一些恩怨,等灵异界的各大危机都过去了,我会找他,和他做一个了结,到时候我会把欠你的,一并还了的。”

听到我这么说,落清欣不说话了。

帝君那边却是笑了笑说:“你小子倒是什么话都敢说啊,我还没去找你算账呢,你倒是先和我盘算起来了,也罢,我等着你。”

人王在旁边也是跟着笑道:“那小子去找你决斗,怕是正和你意吧?”

帝君笑而不语。

这人王的话中明显有什么猫腻,只可惜我现在是无法弄清楚,我问人王,他也不会告诉我的。

帝君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有一点,我是听明白了,帝君很期待和我对决,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帝君和人王的出现,落清欣身上的杀气渐渐地消退了,她也把身上的气势也是都收敛了起来。

我这边也是把乾坤诀散去了,接着我又让五鬼把五鬼帝阵撤掉。

康康见打不起来了,就在我身后又卧坐了下去。

神君和仙极老祖那边也是松了一口气。

帝君看了看落清欣道:“我们这些人都在这里,正好有件重要的事儿我需要给你们所有人说一下。”

落清欣“哼”了一声道:“我对你们的事儿不感兴趣,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说罢,落清欣直接转身飞走了。

帝君笑了笑,然后看着我道:“五鬼圣尊,关于最后一个造神者的事儿,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我道:“知道一些,不过关于他的具体情况,我还不是很了解。”

帝君说:“接下来需要你去出一个案子,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你好好了解一下他。”

我好奇道:“让我去出案子?”

帝君点头道:“没错,我们需要你去那个家伙的老巢,把他老巢里的那些怪物都给收了,你有生死门,收它们最为方便了。”

我立刻拒绝道:“开什么玩笑,让我一个去闯那个家伙的老巢,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帝君摇头说:“你放心,我和帝君可以向你保证,那个老家伙绝对不会出现在他的老巢里,从下个月十五开始,我、刘葑祎、神君、仙极老祖,还有你痛恨的那个‘1’会联手以‘1’为诱饵去牵制那个老家伙,你则趁机去他的老巢。”

这灵异界终于要有大动静了。

帝君继续说:“这是我们对造神者组织的最后一战,不成功便成仁。”

我问帝君,那个老家伙的老巢,有什么东西,非得让我去收了。

帝君道:“神皇的一只手臂,还有犼的尸身,最主要的就是这两样,其他的东西,你随便处理,切记这两样东西一样不可以少。”

“收了这两样东西,我们才能彻底杀死那个老家伙,否则的话,我们怕是杀不了他。”

神皇手臂,犼的尸身?

为什么要收这两样东西,才能杀死那个老家伙呢?

我好奇问帝君,其中的缘由。

帝君道:“这些事情,我自然会告诉你,不过在告诉你之前,我需要把最后造神者的情况详细给你讲一下。”

这也正是我要问的。

关于最后的造神者,我只知道,他和无厌是同一时期的人,可是他的名字,履历,我却丝毫不清楚。

如果知道一些他的情况,那对我来说是很有益处的。

帝君道:“那个老家伙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叫‘秽宸’,你先说说,你从字面上是怎样理解这个名字的。”

我想了一下道:“秽,自然是脏的意思,宸,那是北极星,是星天之枢纽,难道是脏了的北极星的意思吗?那宸有时候也指帝王,对了,他还指天帝的天宫。”

帝君笑了笑说:“你知道的还真不少,那秽宸的意思,是在暗指这个天道黑暗,北极星是星天之枢纽,如果那里秽了,这天下还能干净的了吗?”

“所以那秽宸一生最大的志向就是推翻天道,建立一个规则中没有污秽的大道秩序。”

“可是他却不了解,天道就是有阴阳、正反、好坏等多个对立面组成了,少了任何一面,别说天道了,这个世界都不存在了。”

“他太傻了,也太疯狂了。”

我道:“他那么厉害,这么浅薄的道理不应该不知道,我更愿意相信,他是为了打破自己实力的器量而胡作非为的。”

帝君笑了笑说:“你了解他,还我了解他?”

我道:“那自然是你了解他了,你曾经和造神者合作过,我可没办法和你相比。”

帝君笑了笑也不生气,然后继续道:“好了,你要是愿意听,我就继续讲,你如果不愿意听,我直接告诉你详细的任务情况,下个月你直接去出案子好了。”

我笑了笑道:“那你还是继续讲下去吧,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可不想对那个老家伙一无所知就进了他的老巢。”

帝君继续说:“接下来我们说说秽宸的实力,他无疑是造神者最厉害的一个,就算是我和人王联手,也要忌惮他三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已经挣脱了天道规则的束缚,他是一个生活在天道规则之外的人。”

天道规则之外?

怎么可能,要知道,就算落清欣这样的化生之神也要受到天道规则的束缚,那个秽宸怎样会有如此惊讶的实力?

难不成他才是现在这个世界上最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