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知道,他不是说在商场还没建之前有不少人在这里烧死了吗?”

尹阙耸耸肩。

肖遥没有在说话,而是一直沉思着,三人也无话,只有上楼梯的轻微声响。

很快,三人凭借着八卦方位和身上的符箓来到了最顶层的电影院大厅。

此时大厅也一片漆黑,过了午夜十二点电影院的员工也都下班回家了,除了一些大制作的电影会有午夜十二点的首映之外,其他情况员工都会下班。

此时电影院黑的吓人,走廊的过道如同一条没有尽头的走廊,两边一间间的放映厅就像一个个张着大嘴的怪物,而那些安全通道的绿色指示灯则如同怪物的一个个眼睛一般。

三人同时开启了阴阳眼,周围漆黑的环境也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就是这里了,我下午就是在这间放映厅里见到的那一幕。”

三人随着肖遥的指引来到了三号放映厅门口。

放映厅的门是大开着的,除了方便保安巡逻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换气,保证第二天营业时放映厅里不会出现什么异味儿。

三人很顺利的走进去,来到之前肖遥坐的最后一排坐下。

“然后呢?别告诉我咱们三个就这么干坐着。”

长发大眼邻家女孩清纯甜美写真图片

做了近十分钟,沈郢实在受不了了,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进到电影院里,就这么干坐着什么也不干,那还不如在家里睡觉得了,起码他舒服啊。

“什么叫干坐着,我们这是守株待兔好不好,没准一会儿那家伙就自己出来了呢?”

肖遥指了下荧幕。

“我看你们俩就挺像猪和兔的,要是那家伙不出来呢?我们要在这里呆一宿吗?到时候天亮了我们仨怎么解释,我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进看守所。”

沈郢小声的嘀咕,因为怕声音太大把保安招来,谁知道保安是不是现在正在巡逻这一层,而且电影院都会铺上地毯,脚步声很小的。

就在三人嘀嘀咕咕之时,荧幕突然亮了一下,接着出现了与肖遥见到的一模一样的场景。

同样的一间破败不堪的房间,同样的圆桌,同样的饭菜,以及同样的十个人。

穿着一身东方喜服的男女站在圆桌后面,墙上贴着一个大红色的喜字,桌前围坐着十个上吊的人。

见到这一幕,三人同时一愣,没想到竟然真的让他们等来了。

接着荧幕上的画面突然一转,三人同时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片平房之中。

平房建的很密集,看上去也很破败,红色的墙砖已经发黑,房上的瓦也有不少的修补,狭窄的过道周围也堆着一些杂物。

“这里是?”

肖遥摸了一下过道两旁的墙面,可没想到自己的手直接穿过了墙。

“不是实物,幻觉?”

尹阙眯着眼睛说道。

“我看应该是有人把我们拉进来的,应该是想让我们见到些什么。”

肖遥结合之前只有他出现的幻觉,的出了结论。

“不管如何,先看看再说。”

沈郢查看着过道两旁张望。

突然一阵鞭炮炸响,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

“去看看!”

三人走出过道寻着声音来到一处平房前,这里正举行着一场小型的婚礼,一对新人正从门前的车里出来。

新娘蒙着盖头,一身绣着龙凤呈祥的大红色嫁衣,而新郎同样一身红色的唐装,带这一顶黑色红边的圆帽子。

“这不就是……”

三人一见这新郎,立即就发现了他就是之前那些诡异上吊的之人中的新郎。

众人簇拥着一对新人进屋,而在屋子里则放了一张大圆桌,摆了十副碗筷。

这场婚礼不仅仅是简单,甚至可以可以用简陋来形容,因为祝贺这对新人的亲朋好友只有一桌,十个人。

在十个人簇拥下,一对新人进屋了,墙上的大红喜字红的刺眼,原本一对静静燃烧的红烛也因为有人进来火焰也跟着变得跳跃。

婚礼仪式很简单,由最年长的那个老头主持,剩下的人也十分高兴,大家欢天喜地的祝福着一对新人。

而就在这喜庆氛围的同时,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则悄悄的来到房子外,扒着窗户向里看去,脸上露出残忍和报复的表情。

肖遥三人同样站在房间里看着眼前的一切,但周围的人似乎全都把三人当成了空气一般,谁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三人也默默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现在明白了,知道这眼前的一幕幕都是那个家伙想要给他们看的,已经发生的过去的事情。

而窗外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自然也没有瞒过他们三个的眼睛。

众人纷纷落座,此时新娘的红盖头被新浪挑开,年轻的新娘幸福的笑着,双瞳剪水配上羞红的脸颊,直接把新郎看的痴了。

而在坐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末日也正逼近着他们。

随着老者的一声开席,十个人纷纷拿起筷子,但却都没有率先夹菜。

一对新人此时从桌上分别拿起一个小碗,而在坐的那老人则分别夹了两块肉放到小碗里,看着新郎和新娘吃下去,接着众人在欢笑声中开始夹菜。

可谁知还没过几分钟,突然那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小姑娘身体一阵抽搐,接着口吐白沫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就像是个信号一般,随着小女孩儿倒地,众人也接二连三倒地,就连新娘和新郎也不例外。

肖遥三人只能看着,他们不是不想帮忙,但却根本就触碰不到这些人。

在最后一人倒下后,窗外的那个人影也走了进来。

“哈哈哈哈!活该!你们都该死!我要让你们也尝尝当初的滋味!你们都该死!!!”

人影是一个男子,此刻正阴狠的看着倒地的众人,包括新郎在内的三个人此时还并没有死去,努力的睁开双眼朝着那人看去。

“看什么看!你们都该死!既然毒不死你们,那老子就亲自送你们下地狱!”

说罢,便在屋里到处寻找起来,最后从院子里找到一捆麻绳。

拖着麻绳进屋,他又拿出一把菜刀来,把麻绳一段段的坎成合适的长短。

“毒死你们有些便宜你们了,我要让你们慢慢的死!”

随即,他把绳子绕在每一个人的脖子上,然后按照他们的座位把他们一个个的吊在房梁上。。

一时间,一道道人影就像是一件件衣服一样被挂在房梁上来回晃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