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贤贞小声在洛成身边问着,一双大眼睛时不时的瞄向吴秀拉的背影,似乎在担心她家大小姐突然回头,发现她在‘私通’外人一般。

洛成没有回答,而是回头看了一眼陈小林。

这小子正用心盯着大屏幕,一脸的心疼,恨不得冲到大屏幕里去为心中支持的偶像应援,完没有注意到洛成正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这就是提前的安排啊,虽然只是一部分。”

自己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更何况,看在杰西卡队友兼妹妹的面子上,洛成也不会太欺负陈小林。

李贤贞眨眨眼:“我以为,你会让场都变成粉红色的海洋的,就像sj和宝儿姐的时候一样呢。”

洛成乐了,“现场可是有一大半的妖精的,她们可是少女时代的忠实anti,少说也有一两千人吧。我哪有那么大的能力,让她们都叛变,为少女时代应援?”

这可是在泰国。

在这里,sj的妖精是有组织有纪律的,甚至还有韩国‘总部’的妖精过来组织这一次‘最后的晚宴’。

可少女时代的粉丝夙愿呢?

前两次的黑色海洋,让她们的粉丝大幅度锐减,就算《gee》的出现让她们成为这段时间,甚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绝对大势,可毕竟时间还是太短了,根本不可能聚集起太多的忠实粉丝。

更别提这儿还是泰国,基本上夙愿们都是各自为战。

动人的女子走在田野间

如果不是洛成提前安排陈小林到曼谷来串联这些夙愿,怕是他们连这一小片的粉色应援都集中不起来,只能是星星点点的散落在黑色海洋里。

“哎?不能吗?”

李贤贞一脸诧异,这反倒是让洛成有些郁闷,好像自己是个笨蛋一样,居然做不到这样‘简单’的事情。

“其实很简单。只要洛董事舍得花钱,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算是妖精,也偶尔会违心一下的吧?”吴秀拉回头笑着,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被发现了!

李贤贞吐了吐舌头,乖巧的站回吴秀拉身后。

花钱吗?

洛成点点头,“从来没有所谓绝对的忠诚,没有背叛,只是价码不够,仅此而已!吴经纪倒是提醒我,如果提前一天,说不定我还真就这么做了,可惜了。”

李贤贞双眼放光,仿佛看到了多么浪漫的画面一般。

毕竟啊,能够为了心爱的女人不受委屈而一掷千金的场景,永远都是偶像剧中最浪漫、也最让女人心动的场景啊!

只是可惜,洛成好像并没有这样做。

所以,他也不是杰西卡的偶像剧男主角吗?

“看洛董事的模样,可没有可惜的样子。”吴秀拉笑笑,回过身,继续履行负责人的职责。

李贤贞又凑了过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洛成闲聊着,让他和卡皇聊天的时间都没有,这可把卡皇给气得够呛:以前怎么没发现李贤贞助理这么话唠呢?

话唠吗?

洛成看了一眼吴秀拉的背影,无声的叹了口气,重新将注意力投向大屏幕中。

隔着屏幕,他看不大清杰西卡和她的队友们的表情,感觉有些难受,便起身走了出去。

陈小林是紧跟了出去,甚至比洛成还要着急。

李贤贞愣了一下,看向吴秀拉,得到同意后也赶紧跟上:“洛成等等我,别走那么快啊!”

“好了,无关的人都走了,大家打起精神来,别出现纰漏。”吴秀拉拍拍手,瞬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起来,而她自己的注意力,却已经不再在少女时代身上。

舞台上。

少女时代依然继续着自己的表演。

有了前两次的经历,这一次的黑色海洋虽然有些意外,但却并没有打击到她们,只是依然有些伤心:

明明一切的污点都不过是污蔑,也已经解释清楚了。

明明我们已经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并不是花瓶。

明明、明明……

舞台很是耀眼,灯光、焰火,还有表演的女孩们,无数次练习后仿佛用量尺刻画出来的刀群舞,展示着属于她们自己的魅力。

只是,“有点刻意了,失去了灵魂。”

“她们已经做得很好了,至少没有因为台下的一切而让她们连怎么跳舞都忘记掉。”

权宝儿猛的回头,看清楚来人后,眼中闪过一抹异彩,随即礼貌的问候道:“阿尼阿塞哟,boa易米达。”

“不用这么拘束,我可不是董事会里那些老头子。”洛成笑着摆摆手,似乎丝毫没有担心舞台上的那几个女孩而已。

权宝儿抿嘴笑道:“洛董事还真会说笑。不过,如果真的不用拘束的话,我可比洛董事大一岁呢,所以……”

“所以,我应该叫奴纳?”洛成挑眉。

权宝儿嘻嘻笑道:“这可是洛董事自己说的,可不是我没有礼貌。”

卡皇不乐意了,使劲在耳机里叫道:喂喂喂!你够了啊,现在杰西卡正在遭受人生中的第三次黑海呢,你倒好,居然跑过来撩妹来了,还是杰西卡的前辈、李秀满老师的亲女儿,你想干嘛?

想干嘛?

洛成嘴角微微抽搐,和权宝儿道了声歉后,按着耳机走到一旁,这一次黑海,与其说是磨难,更应该是黎明前的黑暗,有惊无险的那种。杰西卡也好,她的队友们也好,已经有了两次黑色海洋的经历,更是有过几个月更黑暗的时期,如果这一次会打倒她们,那还是趁早退出娱乐圈好了。

你……哼!

卡皇一时语塞。

她比洛成更清楚,这一次的黑海的确没有对杰西卡、对少女时代造成多严重的伤害,除了一时的想不开之外,更是激起了她们的傲气。

而这一时的想不开,也是她给洛成的真主线任务一的任务点。

可是,洛成这样说还是让她有些想不开,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他还不能严肃一点,居然和权宝儿有说有笑,简直、简直不把‘杰西卡’放在心上啊!

太过份了!

可是、可是他应该有自己的打算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