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剑辰瞳孔微微一缩,露出一抹诧异之色:“这家伙的武魂竟然是一道魔魂?此子竟然是魔与人的结合?”

世间一切,阴阳调和,正反归一!

有白天就有黑夜,有光明就有黑暗,有新生就有死亡……

有神。

自然就有魔!

只不过……

魔这一个族群,早在神荒时代的神魔大战之后便是销声匿迹了。哪怕是在神界之中,也只有与轮回海齐名的十大凶地之一的地狱山里,还镇压着一些残余的魔族部落。

但地狱山却是有着一尊恐怖的神帝,整个神界之中,最古老的强者之一——地藏神皇坐镇。

地藏神皇是神界之中,仅有的几个从太古神荒时代活下来的古老神皇。哪怕当年凌剑辰最荣耀之时,手底下有着两尊神帝弟子,都是对这位地藏神皇讳莫若深,敬畏有加。

传闻……

地藏神皇乃是佛门一尊天骄,他的天赋惊人无比。

在太古神荒时代的神魔大战之中,他代表着佛门征战四方,更是亲手斩杀过不下十尊魔帝。那可是与神帝齐名的存在,但地藏神皇却能以神皇之修为斩杀十尊魔帝,可想而知他的战力有多么恐怖。

惊为天人的大波美女

然而。

当神魔大战结束之后,地藏神皇却是突然离开了佛门。

原来。

地藏神皇见识过了神魔大战,看到了无数的神与魔陨落,无数的无辜生灵毁于一旦。他的心灵得到了升华,不愿再看到任何杀戮。

不管是神还是魔,没有谁是该死的。

故而……

他将幸存的魔族带到了地狱山,以伟岸之力镇压地狱山,要以无边宏远感化群魔。

地藏神皇曾有一言传遍整个神界——地狱不空,誓不成帝!

从神荒时代至凌剑辰惨遭迫害,地藏神皇皆是不曾离开地狱山一步。

但让凌剑辰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诸天万界之一的小小天灵界中,竟然遇到了拥有魔族血脉的传承?

“老大,确定是魔魂?”他怀中的小灵瞪大双眼,震惊的同时,小眼睛中满是贪婪和火热。

魔魂啊!

这可是拥有着魔族血脉的特殊武魂,对它而言可是大补,若能将之吞噬,小灵甚至可以直接踏足妖帝之境。以它的天赋,一旦踏足妖帝境界,除非遇到了神境高手,否则几乎没人能奈何的了他!

凌剑辰并不意外小灵知晓魔魂。

噬魂兽,这种天地间最为顶尖的妖兽血脉,可是拥有者传承记忆的。

能够知道魔魂和魔族,并不稀奇!

凌剑辰点点头,沉声道:“我曾去过地狱山拜访地藏神皇,当时地狱山中早已有人魔诞生的血脉,我见过有人施展魔魂。绝对不会错!”

“老大,可否将他的魔魂给我?”小灵舔了舔嘴唇。

两只毛茸茸的爪子合十在胸口,瞪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凌剑辰。

凌剑辰洒脱一笑:“放心吧,待我宰了他,自会将他的魔魂给!不过现在……”深吸口气,手中断天刀嗡嗡而动,“我也得认真起来了!”

一尊拥有着魔魂的武帝三重强者,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强大对手。

凌剑辰必须严阵以待。

轰!

圣力如狂风一般在体内游走开来,他的身体表面浮现了一道道的黑色纹路。眉心之间,一道金色的奇妙符文,凝而不散,闪烁着悠悠冷光。

喀喀喀……

一条漆黑的钢铁尾巴,从他身后延伸而出。

钢铁尾巴在空中抽动间,发出轰轰的破空声。

漆黑的瞳孔徐徐变成了血色,泾渭分明的化作了九圈。九道血色的光环组成了他的眼瞳,闪烁着冰冷和肃杀之气。

寂灭魔体!

生来只为毁灭!

呼!

凌剑辰鼻孔中喷出两道热流,竟是让得空气燃烧起来,微微抬头,看向那周身黑气环绕一脸杀意的魔岩君:“魔岩君,不管如何挣扎,今日笑到最后的只能是我!”

“哈哈哈,不知所谓……”

魔岩君一脸嘲讽,“凌剑辰,睁大的眼睛看清楚,现在的我实力比之前提升了足足五倍。以的实力莫说杀我,连我的一锤都挡不住!”

锵锵!

两只金锤相互碰撞,砰砰而响。

众强者皆是哈哈大笑:“凌剑辰变成这不人不兽的样子,就以为能与魔岩君对抗了吗?真是不知所谓啊,以他的战力,十招之内必分胜负!”

“凌剑辰,吃我这一锤——撼天锤!”

轰!

双锤在空中同时爆发出璀璨光芒,竟是融合在了一起。

一锤撼天动地。

寂灭四方。

数千丈巨大,如同一座巍峨山岳般的重锤,似那飞火流星一般从高空坠落而下,朝着凌剑辰猛砸而来。这一锤足可以将一座千万人生活的城池碾为平地。

足可想象这一处的威力多么恐怖。

“凌剑辰死定了!”

“这一锤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哪怕我都难以承受啊……”凤凰宗宗主一脸骇然,微微摇头,看向凌剑辰等人的目光,多了一抹震惊和凝重。

人群之中。

凤无痕紧握双拳,看着那意气风发的凌剑辰,他只觉得双眸一阵火热:“该死,为什么得到天刀世家传承的人不是我?为什么啊?”

花怜月和烈羽少主对视一眼。

二人纷纷露出苦笑。

“我本以为我迟早能追上魔岩君,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空想而已……”烈羽少主只觉得口中含着黄连,张了张嘴,叹息道。

花怜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言语也是颇为无奈:“江山更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他们二人,任何一个都足可以成为引领一个时代的超级天才,与他们比,这不是找虐吗?”

“说的也是……”

烈羽少主一愣,随即问道,“觉得谁能笑到最后?”

花怜月犹豫了一下,斩钉截铁的说道:“肯定是君哥哥,君哥哥的实力万魔海同龄人中绝无仅有。而且,以他手段和战斗经验,同龄人没有人能够与之相比。不管那凌剑辰隐藏的多深,这一战笑到最后的一定是君哥哥!”

在她的眼中,魔岩君便是无敌的代名词!

烈羽少主微微一笑,沉声道:“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