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会呢!我那么可爱,那么爱霍先生,霍先生才不会被我气死!”宋辞坚定道。

霍慕沉真觉得自己养了个女儿,捧住她脸,拖住后她娇嫩的脸颊,带着沉木清冽的气息拂落而去,洋洋洒洒的包裹在宋辞周围。

吻得又凶又猛!

带着三分的惩罚!

宋辞被吻得迷迷糊糊,最后只能软成一汪水,在霍慕沉怀里低低喘气。

霍慕沉见人老实了,从盒子里拿出一颗蛋黄酥,凑到宋辞红肿的唇边,嗓音撩人的命令道:“乖,张嘴。”

宋辞乖乖张嘴。

“咬一口。”

霍慕沉低低的诱哄。

宋辞张开红唇,怯怯懦懦的咬一口外皮,心里发慌:“谁知道是不是霍慕沉又一个套路呢?”

“才吃这么一点,好吃吗?”

霍慕沉右眉挑起,心头发软,又把蛋黄酥凑到唇边,带着蛊惑的嗓音诱惑说:“再多吃一点,嗯?”

清爽小妹的可爱萌样

宋辞喵了眼霍慕沉,见男人目色撩人,是真的想让她多吃一点,才放心大胆的露出小白牙,大大的咬一口,将蛋黄酥里的蛋黄也一起咬到嘴巴里。

“好吃吗?”

霍慕沉又问。

逼仄的车厢里,气温一寸寸在上升。

宋辞也放松下警惕,小幅度的点点头,小声回:“好吃的。”

“那我尝一尝。”

霍慕沉又捧起她小脸,低头,强势攻占着独属于他的领地,将宋辞唇腔里全部的甜蜜卷走。

宋辞再次被吻得三魂丢了七魄,简直是让人看不清霍慕沉的套路!

而一颗精致的蛋黄酥,就这样被霍慕沉一口接着一口的喂了下去!

宋辞吃到最后,脸色红得发烫发烧,完全控制不住的小声喘息:“霍慕沉,我不行了。”

“什么不行了?”

男人清冽的嗓音从头顶缓缓落下。

“我不吃了。”

‘也不吻了’!

宋辞只说前半句,声音低柔得似沁水,让人一听,心头就发软。

霍慕沉松开绞住她双手的大掌,将人从角落里扶出来,在椅座上沉坐了片刻,声音也低低沉沉的响起:“不吃了,还是不想让我吻?”

“……”

“不喜欢吃,往后我们就不吃了。”霍慕沉提议。

宋辞听到霍慕沉的提议,眸光紧缩后,便是紧紧张张的站出来反驳:“不,我喜欢吃的。”

“那就是不喜欢我吻了?”

霍慕沉成功将宋辞反套路回来,见宋辞双眼微微垂下,又抬起,眼神括静的对上他漆黑的眼眸,他心头那股子要惩罚的劲儿要慢慢被小丫头磨没了。

“不是的,我喜欢吻我。”宋辞刚说出来就恨不得把舌头咬断,真是……太丢人了!

霍慕沉见小姑娘害羞得眼神乱飞,一直要将小脸蛋藏起来。

他直接伸开长臂,将人直接卷入有力而温暖的臂弯里,慢慢抚摸着她乌黑柔顺的秀发,低低撩人的气息慢慢送人到她耳膜里说:“害羞的话,到老公怀里。”

“……嗯。”

“既然我家小辞喜欢我吻,那我下次多吻。”

霍慕沉笑道。

宋辞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眉心轻轻拧着:“霍慕沉,我……”

“还想吃蛋黄酥吗?”

他问。

“不!

我不想了!”

一吃蛋黄酥,宋辞就控制不住的想起来要吻上霍慕沉的想法!

她好像……污了!

啊……怎么可以这样?

“小辞不吃蛋黄酥没关系,没事,我们还有梅花糕,桂花糕……”

霍慕沉说出来一种又一种糕点的名称,让宋辞实在是忍不住的想要流口水,但是先考虑到她现在完全无法承受,宋辞还是默默的把口水全都吞回去!

下次!

等到下次,她一定要把所有美味全都品尝一遍!

霍慕沉看完后,才将身体抬起来,坐稳在主驾驶上,低低哑哑的声线抖着撩人的弧澜:“我家小辞,刚才还想吃甜甜圈?”

“不……不吃了。”

她今天甜度爆表!

霍慕沉嘴角翘起撩人微弧:“要是我家小辞想吃的话,老公要学,不是?”

“……”

宋辞总觉得霍慕沉怪怪的,就算是不学的话,其实也没有多少关系的!

霍慕沉斜睨一眼闷不做声的宋辞,嗓音低低沉沉的洒过去,说道:“在想什么?”

“霍先生,确定没有套路我的吧!

我都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肯让我吃!”

宋辞很坦诚的和霍慕沉袒露自己的心声。

霍慕沉拉动引擎,踩住油门慢慢启动着迈巴赫,一点点开上路,再抬头,幽长的目光凛视前方,朝着超市开去:“我什么时候为难过我家小辞,想吃什么,我向来都是按照的身体来定!

如果身体允许,我舍得苛责一句吗?”

“……”

惨被教训的宋辞,蜜汁尴尬!

她轻张着唇,看着霍慕沉,脑子华丽丽的不会转了。

霍慕沉不理她,也不看她,侧颜几分阴郁。

他这样,倒让宋辞心里有些发虚。

可是,她发自内心的不觉得霍慕沉是真的想让她吃甜甜圈。

这个男人,腹黑,阴诡,霸道又深不可测!

而宋辞就这么小小的套路他一次,智商在短暂攀岩到巅峰又瞬间跌入到更深的谷底,很不好受!

宋辞纠结。

纠结到什么程度?

一直到霍慕沉将迈巴赫停在路边,将她一个人丢在车里,自己走进超市去买面粉和一系列做甜甜圈需要用的东西时,宋辞还在幻想她看到的一切也许可能是假的。

眼看着霍慕沉拎着购物袋从自己的面前走回来,车钥匙又重新拧开熄火的车子,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才宋辞才心累的吸了口气,接过棒棒糖,听他说:“吃吧。”

“我留着明天吃。”

宋辞小心翼翼的放到自己的斜挎包里,嘻嘻的讨好一笑,实则她脊背上的冷汗倒流,将她整个人都打湿,到最后就只能紧紧贴着椅座,安静的看着霍慕沉开车回霍园。

周末,霍园里不会有佣人,是独属于夫妻二人的空间。

霍慕沉一手拎着东西,一手拉开副驾驶门,把一路都在走神的宋辞单手拖抱在臂弯里,低声命令:“不想我把扔下去,就抱住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