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技,由武技转化而来,是使用仙力攻击敌人的武技。

从表面上看,仙技的很多动作,与武技一般无二。实际上,运用了仙力的仙技,不管是在速度,还是威力,还是效果上,都远远强于武技。

仙技除了要运用仙力攻击外,还辅以各种神异的属性因素,如五行属性等等,有各种绚丽的光芒效果。与武技相比,虽然运用的动作相似,实质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概念。

武技的修炼,只是依自身的力量与动作,不断训练就可以得到强化与进步。

仙技的形成,都是经过无数强者不断创造与传承,或是魔兽一代代通过仙晶技的传承,最终才得以成形。修炼仙技,需要仙力在血脉中经过特定的路线,最终达到激发体外伤敌之效。仙力在体内的运行路径繁复,既要相互融合,又要相互激发,需要意念之力极为细微精致的操控,不可有半点差池。

仙力是非常强大且狂暴的力量,如果它们在经脉中的运行,稍有行差踏错,轻则走火入魔,神志不清,重则摧伤心肺经脉,成为废人,甚至死亡。所以,历来武技创新者层出不穷,而仙技创新者寥寥无几。

大陆上现有的仙技,花样虽多,也是经过万千年来,不断的传承,一点点的变迁,才形成现有的百花齐放的局面。

仙技的传播非常不易。大陆之上,所有的宗派、世家、门阀无不将自身的仙技极为看重,敝帚自珍,轻易不肯向外人透露丝毫。即使在本身势力之中,若无得到允许,私自偷学不被允许修炼的仙技,也是极大的罪过,要受到严惩。

像乡主府、村主府这样的势力,为了培养本身的仙士的实力,才会设立这种藏,将一些仙技开放供下属仙士们修炼。仙技的来源,往往也是从更上层的国家层面发放下来。很多仙士,之所以签订契约加入仙村,为之拼死卖命,有时也往往是冲着可以修炼仙技而去的。

仙技创造不易,传承不易,修炼也不易。很多仙士,终其一生,往往也只能够修炼一两门仙技成功。很多时候,一门仙技,已经足够一名强者,付出一生的心血浸淫其中。

大陆上修仙界有一句谚语,叫做“贪多嚼不烂”,就是形容有的仙士,不顾自己的实力资质,不肯在一门仙技上下苦功钻研,而是同时修炼几门仙技,最终一事无成,都只摸到皮毛而已。

“都说修炼仙技很难,我怎么觉得这么轻松?”

美女与向阳花的写真清纯唯美

藏书库旁侧的房间内,晋凌放下一本名为“蝴蝶剑法”的仙技书,脑中略一回想,手持蝼蚁剑就在房间内修炼起来。十五招剑招,一气呵成地使了出来,不但没有丝毫错误,而且明确地感受到了剑招中不下二三十处涩滞之处。

这些运行涩滞之处,想必就是仍可以改进的。

确是实轻松,从拿起这本剑法,到现在修炼而成,总共用了不过半个时辰。听杨朴说,仙村里修炼这门剑法至大成的仙士,足足用了十三年。

十三年……

六种剑法,包括蝴蝶剑法、卷叶六剑、步山十五剑招、黄氏十九路剑法、白鹤剑法、灵山剑法,一共用去了晋凌两天半的时间,部融汇贯通。加上他此前熟习的童氏八合剑,他已经学会了七种剑法,对于剑法的基本套路和攻防进退,也算是稔熟于心。

学会了剑法之后,他就下苦功猛啃其它仙技,拳法、掌法、腿法、身法、刀法……

他在那间屋子中修炼,是严禁别人打扰的。这是村主府给他的特别优待。这样也好,他修炼仙技的进度飞快,自己不说,别人也不知道。

即使是管理藏书库的伍老头,也只知道这小子一天来换三五次书。他只当晋凌是个心浮气躁的人,浅尝辄止,并没有放在心上。

十天时间,晋凌将村主府的四十六本仙技藏书部修炼贯通。然后他去找周奕,告诉她自己已经学会了一门剑技,已经足够,以后不会再来。

“这么短的时间,你就练会了一门仙技?”周奕非常惊讶,“练的是哪一门?”

“卷叶六剑,只有六招,比较好练。”晋凌还是觉得自己要谦虚一些。如果现在告诉村主大人,他藏四十六门仙技部练会了,村主大人不得当场吐血,觉得自己是个妖怪才怪。

“那门剑法是一位前辈从风卷落叶中悟出来的,确实比较好练,招数也少。”周奕相信了。

“至于其他的仙技都不太合意。不知道其他仙村还有没有什么好的仙技,剑法什么的,村主你能否帮我相借?”仙村藏是完满足不了胃口的,于是晋凌提出进一步的要求。

“各个仙村都差不多。即使其它的仙村,大致也都是这些仙技。这是由仙城统一颁布,允许大家修炼的一些基础仙技,可以说,整个北晋王国的底层仙士管治机构,用的都是这些仙技。”周奕摇头道,“光是这些仙技,已经能够穷尽一名仙技毕生之力修炼,你要找更高深的,这里没有。”

“那仙乡呢?”晋凌追问。

“仙乡的仙技要多一些,多数类似,也有少许不一样的,威力也强些,那都是给仙乡中有培养潜质的人修炼的,一般的乡主府仙士,想看上一眼都难。”周奕说道。

“看来获得仙技,尤其是上等仙技,真的是不容易啊。”晋凌感慨。

“那是当然。据说仙技也分九品,我们仙村所藏的,都只能划分为最低级的九品而已。仙乡里藏有少数八品的,乡主可能修炼了一门七品仙技,其它都是九品仙技。你记得我曾经作主将侏儒刘松的一本风尘诀的仙技给你吗,那本倒极为难得,是一本七品仙技。”周奕说道。

“哦。”晋凌记了起来,“那事,确是多谢周村主了。”

“倒不用谢我,你也是对仙乡、仙村有大用之人。你的实力增强了,对仙乡、仙村来说,也是幸事。”周奕说道,“你看,你现在就是仙村里的风云少年哪。”

……

“来,力攻击我!”

晋园训练场上,晋凌向对面的杨力宣说。后者修炼了金刚魔猿的仙晶技“金刚罩”之后,身后又壮实了一圈,像头黑熊。这时,他扛着那柄沉重的精铁战斧,吭哧吭哧地靠近,一句话不说,就是一斧挥出,声势骇人!

他的修为是高级仙士,得益于金刚魔猿的仙晶之力,开始向仙师层阶前进。

这一斧的力量、速度都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可以说,杨力宣这脑袋一根筋的胖子,用斧子这种一根筋的武器,确实非常适合。

从得到这对战斧之后,他就一直就苦练斧技,招数不多,可每一招都练得炉火纯青,威力惊人。就连周奕看过他的斧技,也评论说,叹为观止。

可惜的是,练得再好,来来回回也就那么三四招值得一看。其他的招数,威力也只一般。

这不成了程咬金了嘛,只有三板斧。晋凌常在心里暗笑。

此时,面对他的凶猛进攻,晋凌一手持剑,脚下步法连动,每次都在极为接近对方兵器的情况下,躲过攻击。这是卷叶剑法的第四招,叶随风逝。

同时,待杨力宣一招力衰的时候,便在极短的间隙时间内发动进攻。观战的人们都惊讶地发现,他抓住战机的意识非常好!这反制之准,之快,以致对手根本不及反应及反制。

若不是晋凌有意要通过对战锻炼自己,要将村主府的仙技运用纯熟,杨力宣只怕早已经落败好几次。

数十个回合之后,杨力宣气喘如牛,无力地坐倒在地下。

“换我来!少主小心!”杨力生从边上一跃而起,人还在半空中,弓箭迅速在手,身上白光闪动,一枝猿爪箭迅速冲晋凌激射而出!